▲回上頁

雜誌名稱:PHOTO TAIPEI 台北攝影 610期
刊登於P.23~P.26

流 年

撰文.攝影@王 川(中央美術學院 設計學院副院長)

  從小學習繪畫的經歷使“走出去”成為一種習慣,因為我在各種場合被告知,外面的一切,無論是對於學習繪畫還是個人成長都至關重要。在速寫本時代,世界都是通過由眼睛–大腦–手組成的系統轉移到紙面上,也留在了記憶中。後來我慢慢地明白這些留下來的並不真的是對世界的記憶與描摹,而是自己的軌跡。這個系統的淡出始於膠片相機,終結於後來的數字相機。取而代之的新系統是眼睛–大腦-機器(包括後來的電腦)。攝影的系統似乎更加鼓勵“走出去”,因為它本就擅長於“帶回來”。今天,它的問題更在於帶什麼、帶給誰、怎麼給。今天這個系統幾乎就是我們觀看本身。
  自2008年開始,我對攝影的研究和實踐作為一個較以往更加密切關聯的整體,有了更為簡單的結構:
  一、個人對外界的認識和反應,這是對象、內容和創作動因之所在;
  二、個人對攝影不斷的再認識則促成了“語言”上的不斷實驗。
  面對時間的流逝和變化的世界,攝影依舊是我們的眼睛和心靈的依仗。和自己的同齡人一樣,對於中國傳統和本土文化有一種開始似有似無若即若離,而後變得愈加強烈的情結。它隨著時間的流逝更加濃重。所以從《像素北京》到《燕京八景》、從《再聚焦:龍》再到《彩》,我的主題始終著落在中國傳統在現實生活中的存在、變異與消失。
  與此同時,對於純數字圖像的基本結構和秩序的興趣使我用了很長時間去挖掘其基本視覺特性,因為它與傳統的銀鹽影像截然不同,也與我們基於直接觀看、繪畫和模擬再現的圖像建立起來的視覺經驗之間存在如何對接的問題。攝影媒介自身的發展同步於我們身處其中的社會、地域、文化、環境的一切變化和演進,它們之間本就有著相互映射的關聯。這個認識使我對於“像素”、“像素化圖像”的探索變得堅定而有樂趣。影像在被抽離細節之後,觀者的視覺便游離於一種似曾相識的不確定當中,同時那種精確與模糊相混雜的矛盾特性之間形成了一種視覺匹配。
  對我而言它是具有時代特性的視覺樣式。



策展介紹
撰文@康台生(輔仁大學 藝術學院院長)
  
  北京中央美術學院是大陸最頂尖美術學校。2013年個人代表校方參訪並締結姊妹校,與當時擔任設計學院副院長的王川教授相談甚歡,王川教授為該院攝影課程的主導者,他的作品和創作理念,可以一窺中國中堅輩攝影家作品的面貌,這也是輔仁藝廊邀請他來展出的主要原因。
王川老師此次展覽作品主題為「流年」,作品概念緣於對文化的認同與日常生活的體驗。觀者在畫面上看到一些「像素」後製拼貼的效果,這種類似超現實的幻景,是作者對於攝影媒材從傳統「粒子」到數位「像素」的思維與反思,同時;在展示方面,以最簡單方式(摒棄框裱) 來強化影像的力度,並以群組作品取代單張展示,期能增加作品對話與亙文性。
王川攝影展,將於2014年12月29日至年2015年1月16日在輔仁大學輔仁藝廊展出,12月29日中午12:10分開幕1:30專題講座。



流年(二).2010年   攝影:王川


流年(三).2010年   攝影:王川